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

【與荒野趴趴走】藤坪步道尋幽/山嵐


文:山嵐(洪敬媛)


酷夏,蟬聲唧唧。獅頭山的停車場,打著綠色領巾的一群人聚集。他們是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,我也站在其中,並擔任這次的實習解說員以及活動照相手。

這一天,是藤坪步道的趴趴走活動,因此這次解說的植物幾乎都是「藤類」。召集人檸檬桉時不時看著時間和簽到表,緊張地打著電話確認隊員的出席狀況。好不容易,參加活動的民眾到齊了。



藤坪步道窄小,因此我們分兩路走。我們這一隊由蝙蝠擔任隊長,隊員有幾位父母,和幾個孩子。只見解說員北極星便蹲在入口的石階上,一見我們來到,他笑咪咪地起身,指著一塊纏著幾莖綠藤的石塊問:
  
「大家猜猜看這個是什麼?」
  
大人們面面相覷,而孩子們正忙著撿麵包樹的葉子當扇子,沒作聲,看來是真的沒有人知道。北極星只好提示:「是一種水果喔,酸酸甜甜的。」
  
除了蟬鳴和輕微地風聲,大家仍一片寂靜。
  
「三個字,百、什麼、果?」終於有一個孩子搶著說:「百香果!」
  
「答對了!你們靠近來看看,它的葉子長什麼樣子?有沒有看到葉柄旁邊有捲鬚?那是讓它攀附的固定器喔!」
  
此時,孩子們與爸媽一起湊向前,觀察這株其貌不揚的植物,看著它三裂的葉子,和小小的捲鬚,不自覺地,就忘記了盛夏的炎熱。



  
坡道很陡,孩子們努力撐大步伐往上爬,汗水和埋怨的聲音一起冒了出來。好不容易,走到了一株綁著紅布條的植物面前。
  
甲蟲掏出一顆碩大、扁圓形的黑色種子,告訴我們這個綁著紅布條的是「鴨腱藤」的根,而這就是它的種子。隊員們無不張大眼睛,看著巨大的扁平果實,和上方的鴨腱藤。紅布條的根連接粗厚的莖幹,斜斜向上攀升,橫越無數棵大樹的樹枝,直達看不見的林梢。
  
有位女孩敬畏地形容:「它的莖好粗,也好像羊角,是螺旋的形狀!」
  
甲蟲將鴨腱藤的種子傳下去,讓大家觀察,繼續說:「這螺旋的形狀,也像『鴨腱』,所以他才被命名為鴨腱藤。這株鴨腱藤很特別,已經超過六十年了,這就是為什麼客家人會在它身上綁紅布條,表示對這株植物生命力的敬重。」



  
繼續走著,偷偷在天上聚會的烏雲,撒下了濛濛細雨。而獅頭山的樹木繁盛,樹頂的綠葉亭亭如蓋,為大地擎起天然的傘,讓大家不至於淋濕,更讓表土免於被滂沱的雨水沖刷而流失。伴著滴滴答答的雨聲,活力十足的小蝌蚪在不遠處迎接我們。她帶大家走到一株葉子細小的藤類前,神秘兮兮地向它「借」了幾片葉子,讓大家輪流嚐嚐。
  
「咬一咬是看看味道就好,別吞下去喔!」小蝌蚪提醒。
  
大家看著小蝌蚪把葉子放進嘴裡,率先試毒,便跟著咬了一小口。眼看有的皺眉、有的驚訝的挑眉、有的輕聲驚嘆,最後大家的結論是:「酸酸的,滿好吃的!」
  
小蝌蚪說:「沒錯,所以它就叫酸藤。早期原住民出門打獵前,都會採兩三片酸藤的葉子帶著,有沒有人想猜猜看為什麼?」
  
一位隊員回答:「是因為生津止渴嗎?」
  
「答對了!這可以刺激口腔分泌唾液,就可以暫時止渴囉。不過這有輕微的毒素,所以不能吃多,一片、兩片,淺嚐看看就好。」



雨在走路和解說的途中,慢慢停了,坡度趨緩後,大家的腳步也加快了。突然,蝙蝠招呼大家停下,並指著草叢中的一抹白點。
  
「看到了嗎?那是蘭花,白鶴蘭。」
  
伸長脖頸,瞇起眼睛。在層層蕨類包圍中,有一方陽光溫柔地照耀在白色的花蕾上。挺直的莖梗上,幾圈潔白的花朵團團綻放,每一朵花都像跳舞的女孩,活潑地展開手臂與裙襬,還特別戴上紅項鍊,貼心地提醒昆蟲們,該到哪兒採蜜。蝙蝠邊拿出單眼相機,邊向大家訴說野生蘭花生活的艱辛。
  
和蕨類相比,蘭花對環境比較挑剔,陽光、水分、溫度、土壤都會影響它的生長,因此野生蘭花較為罕見。然而,有些賣家會特地上山來「採蘭花」,將整株連鱗莖一併挖走,裝了盆後拿到市場上販賣,一盆兩三百,民眾覺得便宜,也就不計較地一直買,因此野生蘭花的生存變越來越不容易了。
  
「蘭花的美麗,用相機帶走就好,畢竟這裡才是它最適合的生長環境。」蝙蝠笑了笑,繼續說:「而且它在這裡,來散步的大家都可以欣賞。」



  
最後,大家又特地走了一小段猿山步道,到了更加蓊鬱的山林裡。藤蔓拔起,四竄斜飛,大家不時地彎腰,避開道上的各種藤類。紅蘿蔔在前方迎接大家,她的帽子上繞了一圈海金沙,非常潮。紅蘿蔔讓大家環顧四周,感受身邊拔起的林木和藤類,再開始為大家講解藤蔓上,那一條條垂掛的淺綠色果莢。
  
「那邊掛著果莢的,都是血藤。」紅蘿蔔說。

果莢像巨大的豌豆,一串串地從藤幹上垂了下來。仔細一看,會發現血藤的莖上有一些凸起的痕跡。這是果莢掉落時,在老藤幹留下的印記。這些像肚臍一樣的凸痕,都曾孕育著纍纍的生命。
  
在大家仔細聽解說的同時,林隙開口處,一個黑影竄入陽光。只見一隻大冠鷲自顧自地在上方盤旋,傲慢地伸展雙翅,在我們的頭上不遠處畫圓飛行,久久才離去。


  
離開前,我們在藤坪的大石壁旁享用檸檬桉準備的酸梅茶和餅乾。中午的陽光熱辣辣地曬在木橋上,大家躲在水同木的樹蔭下,笑談著。
  
我不禁想,每一次走進大自然,都像是一場冒險,誰能預料到今天一下風雨、一下天晴?每一眼見到的風景,都充滿了意外,怎麼能知道白鶴蘭在此時盛開、大冠鷲也剛好出門覓食呢?
  
藤坪大石壁幽幽地,坐觀多少日頭的流逝,星斗的移轉,四季的遞嬗?觀察、諦聽,有好多風景,怎麼看也看不盡。



【圖片引自】
其他──洪敬媛拍攝
(以創用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釋出)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